产品中心 PRODUCT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张先生

咨询热线:400-382-725

地址:泉州one体育科技有限公司

在线咨询

one体育官网登录

您现在的位置是:one体育 > one体育官网登录

九二一阿信的领悟 - 艺文副刊 - 中国时报

今天要说的是我朋友阿信的事儿。

阿信做业务出身,在80年代赚了第一桶金,然后第二桶、第三桶,总之,那个年代真是台湾的黄金时代,各种产业起飞,纺织、机械、电子产业,到处都有像阿信这样的人,拿个007手提箱就飞往全世界做国际生意,英文能力也不怎么样,但只要会三句就够用,

How much?

Too Much!

Thank you very much !

就这样三句,打遍天下。

阿信说,那时候他们公司单月领单薪,双月领双薪,一年可以领十八个月的薪水还不包括年终奖金!他所在的业务部就更厉害了,奖金比薪水还要多好几倍!阿信的口袋更是满到深不见底。

阿信这个大哥,做人有一套,他除了经营客户,也对内经营公司内部关系,孔子说的“有教无类”,在他身上变成“有玩无类”,他可以带著各种朋友玩,一一针对不同对象、量身打造适合的玩法。上哪玩呢?基本盘就是去酒店!

台湾的酒店看起来都是靠坐台小姐赚酒钱的生意,但里面属性不同,可以粗分为三大派,制服店、礼服店、便服店,每种店都有不同的配备。

制服店穿得最少,小姐的制服都有玄机,有时候正面看起来是水手服,可是背后只有两条带子!而且灯一关,制服很快就不见了,也不会再穿回去,是最咸湿的玩法。

礼服店里的小姐穿著打扮跟便服店差不多,但一进入店里,客人可以先选妃,满足当皇帝的感受。

便服店则没有选妃,而是由干部带著小姐到包厢陪客人喝酒,但小姐素质特别好,都很漂亮,有的还能说中英法日四国语言。

阿信会因材施教,他带外国客户上便服店,带长官上特别咸湿的制服店,借以巩固兄弟情。他还会带负责技术研发的同事去礼服店选妃、做皇帝,而且全程由他买单、报公帐,所以全公司上下好多人喊他大哥。阿信最爱说,“大家开心,我就开心!”

大家可能以为小姐上班穿礼服、应该要比穿制服或穿便服多花不少钱,所以礼服店的花费应该最贵吧!猜错啰!最贵的是便服店,因为这里的女孩子不只漂亮、还很看重气质。

阿信带朋友上酒店之前,会耳提面命的告诉大家,上酒店谈谈小恋爱有益身心健康、还能促进家庭幸福,因为觉得自己在外面做了亏心事,回家会对太太格外亲切有耐心,所以阿信另一句名言是,“成功家庭的背后,都有很多秘密!”他认为幸福和乐的家庭就是一艘爱之船,偶尔可以看看外面的风景,却不希望朋友看到漂亮辣妹就神智不清、闹离婚、头晕了,他认为照顾家庭号平稳前进、是男人的责任。

但夜路走多了,总会遇到鬼,酒店跑多了,很难不翻船!也就是说一定会出事!

阿信有一阵子迷上了一个酒店小姐,叫小梓,他曾说,这个马子不是特别漂亮,也可以说根本姿色普通,真不知道自己喜欢她哪一点!

不过,小梓可以说是打到阿信的“死穴”。店里其他小姐穿著精心设计、贴身亮丽的辣妹洋装,露出丰满的曲线与美腿,风情万种、让人忍不住盯著看;小梓的衣服不知道哪里找来的,就是一件超过膝盖的长袖黑色连身长裙,腰上绑条腰带,脚上穿了双上班族低跟鞋。简单来说,一点都不性感。但她的五官清秀、身材瘦高,外型是有点模特儿的份儿,不过,是那种完全不让人来电的模特儿。

小梓怯生生的帮阿信倒酒,怯生生的帮他加冰块,怯生生的帮他调酒。不小心,小梓的手碰到了阿信的手,冰凉冰凉的,小梓吓了一跳,赶紧收回手,连声说“对不起!”阿信忽然想起好久以前,他跟太太美娟第一次见面时也是这样,在一个蚵仔面线店里,他跟美娟同时伸手拿乌醋,不小心碰到美娟的手,也是冰凉冰凉的,那次美娟闪电一样抽开手,看得出吓得魂都飞了。

那时候美娟也就是小梓这样的年纪,也是怯生生的。

阿信顿时对眼前的小梓感到亲切,对她和颜悦色的聊起天来,小梓的“花名”其实是她本名的最后一个字,小梓偷偷跟阿信说,她本名是楠梓,阿信本来误会是男人的“男子”,正想笑她爸爸乱取名,小梓补充说,是“楠梓加工区”的楠梓,因为她老家住在楠梓。

阿信老家在左营,就在楠梓旁边,两人都是高雄人,一聊起高雄就欲罢不能,立刻拉近距离。小梓说因为爸爸发生严重车祸、家里原本的事业做不下去,她是长女,她高中还没毕业就开始打两份工养家,毕业之后,独自北漂到台北工作,因为爸爸医药费加上这些年向亲戚借了不少钱周转,她瞒著爸妈到酒店上班,想赶快还清债务。

阿信听了有点心疼。当然这类的故事在酒店很多,可是眼前就坐著一个自己的同乡小妹妹、跟他当年刚出社会一样,孤单、恐惧、又有养家压力。

阿信看著小梓,就像看到当年的美娟。有人说男人喜欢的女人类型,始终就是那一类,初恋如此、妻子如此、连外遇也是如此。

阿信觉得自己起码能够帮帮小梓的忙,一有空就往小梓身边报到,除了“框”一整天,他还帮忙应付小梓家的各种需求,爸爸医药费、妈妈医药费还有弟弟医药费,爸妈是因为年老多病,但弟弟则是脾气不好,常跟别人打架受伤。每次小梓接到妈妈的求救电话,都用惊惶失措的无辜眼神,楚楚可怜的从阿信口袋里拿出了一叠叠钞票。

我们这些朋友当然知道阿信不仅“头晕”,眼看几乎就像是遇到诈骗集团了!有天,我忍不住提醒阿信,还记不记得当初告诫所有朋友,千万不要千万不要被美色迷惑而头晕、家庭幸福最重要。

阿信听了,沉默了一下,他告诉我,小梓不一样,小梓就像妹妹一样,我就不客气的告诉他,哪有妹妹天天用各种理由,从哥哥口袋里捞钱的!阿信说,“你们都误会小梓了,那些钱都是我心甘情愿给她的,我给她十万,她多开心啊!看著我的崇拜眼神,让我觉得,我好像救世主一样,我给美娟十万,美娟只会说,哟~又做亏心事啦!你看,气不气人!”

这些状况,直到这一天,1999年9月20号,这天是阿信最后一天跑酒店。

为什么呢?因为这天,他当然继续在酒店,玩游戏,讲笑话,逗小梓还有其他酒店小姐哈哈大笑。

这天过了午夜,进入21号,各包厢里的酒客们喝酒的喝酒,喝醉的早趴著睡了,也有人趴在厕所里吐,当然,更多人正在对身旁的小姐进行各种无奇不有的互动。

但就在1点47分的这一分钟,所有人都醒了!因为整栋房子发出可怕的挤轧声,“叽叽压压”不绝于耳,然后天摇地动,那天是先上下摇、再左右摇,然后又上下摇,以为要停了,又开始摇!

总之,阿信觉得这次地震特别可怕!因为酒店在八楼,大地震经过高楼层共振、幅度更大!酒店老板花了一亿元台币,大概2300万人民币装潢,到处都是漂亮的水晶灯、特别柔和的光线、与高雅的设计师家具、装饰性强的艺术品,这时候全都随著地震上下跳动,包厢横梁持续发出叽叽压压的挤压声音,水晶灯叮叮声响不断,墙面上的玻璃叽叽歪歪挤压,一一爆裂,桌上杯子、酒瓶全都乓乓的倒下砸碎在地,里外尖叫声不断,莺莺燕燕全都不知所措。原本在小姐身上游走的手,也停了,吐的人也抬起头茫然四顾、醉倒的问,“是我头晕、还是地震?”所有人都在问,“震完了吗?怎么这么久?”

有人说,地震的时候,可以看出你最在乎什么,喜欢养鱼的,一定马上护住鱼缸;喜欢古董的,立刻检查自己最心爱的古董。爸爸妈妈会保护身边的幼儿,孝顺的子女,一定会赶紧看看同住的老爸爸老妈妈是否安然无恙。

阿信看著小梓,楞了一下,随即拔腿就跑,几个哥们也跟著他跑,砰砰砰的找到最近的逃生梯,砰砰砰的下楼,问阿信要去哪,他说,“当然回家!”然后头也不回的跑了!

“那……那谁买单!”不知道哪个朋友,在后面很鲁蛇又很大声的问了一句。

远远的听到阿信说:“别担心.....他们会把帐单送到公司!”

后来他告诉我,下楼之后,立刻叫了辆在酒店门口排班的的士直冲回家,一路上电话都没办法拨通,一点信号声都没有,他背后汗毛紧张得全都竖立起来!一边万分懊悔自己干嘛不好好待在妻小身边,一边在心中祈祷,“万能的神请保佑我的老婆、保佑我的小孩,请保佑我的老婆、保佑我的小孩,平安无事!”

车子经过台北八德路,他看到一栋楼震垮了!大楼斜斜歪歪的看起来像矮了一截,原来是三楼变成了一楼!路上都是仓皇失措的居民,有人哭了,有人无语的看著这一切、茫然失措,倒塌建筑碎块占据了车道,导致大塞车,他在心中默祷,“万能的神,请让我的家人平安!只要他们没事,我再也不去酒店了!”

那一天,是台湾灾情最严重的九二一地震,后来我们才知道921的震度高达芮氏规模7.3,台中、南投的灾情最为严重,共造成全台湾2415人死亡、一万多人受伤、五万多间房子全倒。那段日子,大家特别团结,哪里需要物资就往哪里送,哪里需要器材就往哪里送,在最悲伤的时候,有最温暖的暖流,有人说,当人类面临空前大灾难,往往会展现出人性当中的光辉面,真的是如此。

我记得那天阿信立刻捐了一大笔钱救灾,而且每年的921,他持续捐款给需要帮助的弱势团体。我们这些朋友每逢九二一,都会聊起阿信,还有那晚发生的事。

后来阿信给了小梓一笔钱,算是毕业礼物,希望她可以从酒店毕业,好好做个生意。但是后来才知道他只是小梓诸多Sugar Daddy “干爹”当中的一个,当初小梓就是以这种楚楚可怜、受人欺凌的特色,成为酒店红牌,所以妈妈桑才敢把小梓塞到阿信身边,因为知道阿信这种大哥、就是喜欢扮演“救世主”。

阿信知道实情之后,也只一笑,因为他知道这是个过程,让自己领悟到这辈子最想保护的,就是自己的家庭。

此后他坚守承诺十多年、再也不踏入酒店,任何应酬也只喝一点点酒,不再纵情畅饮,但他生意还是做得很好,但这承诺倒也不是无期限……

阿信坚持到女儿长大、出国读书,然后,对,阿信在朋友的盛情邀约下,又开始偶尔跑跑酒店,应酬一下,但他真的收敛很多,再怎么喝,一定在1点前离开,他说,921发生在1点47分,他绝对不会超过这个时间!这是他给自己的门禁时间!

(本文精摘自《王伟忠:都是我朋友的事》一书,时报出版)

本文由:one体育 提供

关键字: one体育-官方网站